导航菜单
首页 > 故事大全二 > 鬼故事 » 正文

公园兔头女

天蓝高中位于人民公园的旁边,这座高中虽然偏僻,规模也不算大,但是名声却是在这一带很大,但这并不是什么好名气,而是因为这座高中充满了欺凌与斗殴的现象,一般的学生宁愿复读,也不敢报考这座高中,来这里读的多半都是些流氓混混,太保太妹。

后来不知什么时候,天蓝高中的公园里有了这样一个传说,每到了傍晚时,公园里就会出现一个身穿白色芭蕾舞裙,头像兔子的女人在小树林里跳舞,有时跳小天鹅,有时又是一些普通的舞蹈。

最诡异的是她竟然长着一个兔子的头,说不清是真的还是头饰,特别是在那片没人去的小树林中,枯萎的树木和杂草加上那一摇一晃的兔子头显得十分恐怖,每当有人远远望见想走过去看时,她就不见了。

她到底是人?还是怪物?叫什么名字?完全没人知道。

“他妈的!就他妈这点钱,就想打发老子,”“诶,臭小子,是不是不想混了?”

“对不起,大哥,你放了我吧,我真的只有这点了”一个体制瘦弱,有些娘的男生带着哭腔连连哀求。

索要保护费的正是天蓝高中的三大恶少,张建,黄天还有林韬。

这三位仗着自己打架厉害和家里有点钱,在高中里胡作非为,收了不少小弟。

有一次,因为一个小学弟拒绝交保护费,被打的肺出血,送进了医院抢救,家长找到对方家长讨要公道,而对方的家长却仅仅把二十万的现金扔到茶几上说:“这点钱做医药费,应该够了吧?”

由于他们还未成年,无法承担刑事责任,再加上对方家里有钱有势。他们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。现实就是这样,有了钱和权利,世界都可以说是你的。

三个人看着瑟瑟发抖的学生,觉得自己这样非常的牛逼,黄天身边还搂着一个清纯的黑长直妹子,也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他,仿佛在说:“就你这样还叫男人吗”

她就是黄天的女朋友宋子星,真是应了那句话:“好汉没好妻,赖汉娶个娇滴滴。”

就这样,这三个可恶的小混混,成了学校里人人谈之色变的角色,老师碍于他们家长的面子,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。

下午放学的铃声响遍了学校,张建,林韬和黄天又找准了某个倒霉的家伙狠狠的敲了一笔保护费,才哈哈大笑的离开了。

就在他们穿过公园的小树林时,他们望见不远处竟然站着一个穿白色芭蕾舞裙的女人、她的头像兔子一样在昏暗的光线下缓缓的晃动。

“兔……兔头女!”张建叫了出来,虽然这三个人平时干了不少缺德事,但是兔头女的传说他们当然不会不知道,

只见那个兔头女的身影在小树林中一步步逼近,她的手里握着一个东西,仿佛是个锤子和斧子,借着树林中黄昏的光线,那两只兔子耳朵正慢慢的由远而近,周围的一切简直静的可怕。

“你……你他妈到底是谁?老子可不怕你啊!”黄天壮着胆子向她吼道,那个兔头女没有回答他,仍旧一步步的向他们三人逼近,

三人吓得腿肚子转筋,无法动弹,这时一颗松果打在了黄天的头上,仿佛就像一个信号。

“跑!”黄天大叫,林韬和张建两个人也不约而同的往回跑,逃跑的途中,黄天回头一望,那个兔头女并没有追上来,而是站在原地看着他们。

这仿佛让他们更加害怕,拼命的冲出了公园。

看着他们狼狈的身影,兔头女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,把芭蕾舞一掀,一蹦一跳的朝着另一条路跑去。

三个人穿出了公园后,瘫坐在一个电线杆下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“妈的!真是大白天遇见鬼了!”张建惊魂未定的喊道。

黄天和林韬也感到非常奇怪,在这读了那么久的书,从来没有碰上过这样的事。

三个人正在疑惑,一个买宠物的小贩挑着担子从他们的身边经过。

林韬无意中望见了担子里毛茸茸的小白兔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“是白老师!一定是她!她回来了!”林韬吓得叫了起来。

一提到白老师,张建和黄天的心里也咯噔了一下。

六目相对,三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年前发生的往事,

那是一个星期二的上午,舞蹈室里传来了喧哗和打闹声,这时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进来,一个身材窈窕的美女走了进来,她有一头棕色的淑女卷发,雪白的皮肤和亮晶晶的眼睛十分惹人喜爱,仿佛就是《格林童话》里走出的白雪公主。

“大家好,我叫白雨薇,是你们新的形体老师,希望能和大家成为良师益友。”

话音刚落,早已按捺不住的男生们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刚一下课,男生们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纷纷要求添加白老师的微信,名义上是请教,其实还不是为了撩。

面对这样一个大美女,黄天,林恺韬和张建当然不会放过,也添加了白老师的微信,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。

白老师对这些男生的追求不以为然,虽然她也很享受这些小伙子们的爱慕,但是她有自己的原则,学生就应该好好读书,考上大学,再去讲这些男欢女爱的事情。

但是,面对这样一快鲜肉,这三个人是不会轻易地放过的。

白老师很喜欢兔子,在她的租房中养着一只名叫青青的小兔,平时不上课的时候,她都会把兔子抱在怀里温柔地抚摸它,

有一天晚上她带着小兔子回家时,被埋伏在必经之路的黄天,林韬和黄天三个人,拖进了树林里给奸污了,并拍了她的裸照,威胁到如果敢报警,就把这些照片全都发到网上。

不堪受辱的白老师最终崩溃,她把自己心爱的小兔子放生到了公园,并在公园的小树林里上吊自杀了。

因为找不到任何线索,警方只好以单纯的自杀结案。

一定是她的灵魂附到了兔子身上回来了!她来报仇了!张建和林韬吓得魂不附体,不由得啜泣起来。

“别他妈自己吓自己了,你们两个龟孙!”胆子最大的黄天破口大骂。

“这世界上他妈不可能有鬼!一定是他们有人装神弄鬼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张建和林韬着急地说。

“这是只要咱们不说,谁能知道?你们两小子也把嘴给我闭严实咯,否则我们都他妈得完蛋!”

三个人又在街上找了个酒吧,几杯酒下肚,才觉得心情踏实了一点。

来到一个十字路口,三个人才各自散去。

“行走在冬天的冷风中,飘洒的,踩碎的都是梦……”

张建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巷子里,忽然,他望见巷子里路灯下有一个女的身影,看起来非常婀娜。

“呦呵!老子今天又要交桃花运了。”张建想到这里快步的走向那个女子,

就在他快要走近她时,那个女子的头慢慢的把头转了过来,

天哪!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分明长着一颗兔子的头!是兔头女!

张建的身上酒精顿时全都变成了汗,他双腿发软,瘫倒在地上,裤裆里一热,拉了。

他想跑,想求饶,想拼命,可是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。

如果这时给他一个地洞,他一定会选择钻进去,但这不是尴尬的,而是惊恐的。

那个兔头女正举着一把斧头,一蹦一跳的逼向他。

血红眼睛的嘴角下透露着诡异的笑容。

作者寄语:怪物的背后总有值得同情的故事

相关推荐: